没记错的话
托斯卡纳大公到斐迪南四世结束
其子约瑟夫接管领地 参加一战
最后死在达豪集中营
这是啥上流阶级啊…
━┓
上┃⬅ハプスブルク=トスカーナ大公 笈川伊織5世殿下
流┃
階┃
級┃
━┫
中┃
流┃
階┃
級┃
━┫
下┃
層┃
階┃
級┃
━┛

shindanmaker.com/685431

有些人動動嘴動動手
下面的人就得上街
就得頂著催淚彈往前衝
是不是很虧很不對等?

可惜 這是不可避免的
妳寄人籬下 想要什麼就必然要抗爭

不論個人與集體 都一樣
若無法從抗爭中獲得尊重
或是無法真正地脫離控制
妳的自由 便將永遠只是某人的施捨
妳只能為那份廉價的施捨感激涕零
斯德哥爾摩下去

有些人動動嘴動動手
下面的人就得上街
就得盯著催淚彈往前衝
是不是很虧很不對等?

可惜 這是不可避免的
妳寄人籬下 想要什麼就必然要抗爭

不論個人與集體 都一樣
若無法從抗爭中獲得尊重
或是無法真正地脫離控制
妳的自由 便將永遠只是某人的施捨
妳只能為那份廉價的施捨感激涕零
斯德哥爾摩下去

然后 曾经因我治愈能力好起来的你们 请不要见怪 也不要怀疑我的能力——
举个例子
肿瘤科医生也有得癌症的不是嘛
只是 我不知道能陪多久

所以 如果你是 LGBTQIA 感觉未来无望或者遇到困难 请试试看找和我一样姓笈川的人吧

所以如果我有一天
我就先把对各位的谢意放在这里了
谢谢看着我 听我说话的你们
你们于我来讲 不是被规约成符号的数字 是立体的 一个个一生故事的集合

顺便说一个小秘密...
我在发自拍的不少时候
都是在用完一个血条之后;

因为那种时候我会觉得自己要和空气融为一体了 需要确认自己的样子
我又是个不自信的人 要靠别人来确认自己活着 所以就发了出来

置顶的那张照片拍下的时候也一样
那时我正在经历着第一次大吵架
以及那一刻对未来的幻灭

突然发现现在的我
在发动治愈能力之后
会必然睡上好长好长的时间

我的血条曾经层层叠叠
用完一条剩一条
用完一条剩一条
现在应该也快到底了吧

感觉这么一下子之后
自己更加不那么会笑了

从无法修复的状态被重置的次日
一定会在整天的头疼中度过

因为许下的诺言不是虚假的
便拖着这副久加修补的身体
尽量再走走吧
死得早了 许下的约定还没实现
我不就跟个渣男渣女一样了嘛

不过 也会注意留下些记忆的
若是我给更多的人留下些什么
她们将带着我的一部分活下去的话
我也就离寂灭远一点了吧

今天好多人都出了事情
我却已然自顾不暇了 对不起

“可做何事 可往何处 可怀何情 可待何人”

如是问题 纸喵的能量塔故障了

停杯投箸不能食 拔剑四顾心茫然

Show more

笈川伊織's choices:

Mastodon

me.paperneko.moe is one server in the 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