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我赞同打压补习班。确切来说是被资本异化的、工业标准化的课外补习班。
记得两年前在某未来的上升期,我曾经跟 cocoa 讨论过自己的担忧。后来借着疫情,资本大量流入之后,我见到原本才华横溢的同学在镜头前涂脂抹粉,作为 SPO 的提线木偶个性自由全失,我是很心寒的。
那已不是教育,而是工控流水线。

感谢我的知识可以以开发者、教育者和投资人三个角度去看这个事情…

比如我记得,当时某公司在做评价学生注意力的软件。开发者会想它可以帮老师高效上课,老师认为它如果跟绩效挂接则会变成枷锁;实际上资本谁都看不上眼,它两头都吃——既要量化老师,更要量化和教学的一切。

最后课堂就成了AV 片场。

很多时候,事情没有想象那么简单…我也不认为自己看法公允全面。但是多一点角度观察,一直在给我很多好处…虽然这让我表达得慢,意思不鲜明,但也让我想得略清楚,看得稍明白…

虽然不知道对他人有没有意义就是…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astodon

me.paperneko.moe is one server in the network